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展江 > 写作明星扎卡里亚为何安然避过滑铁卢?

写作明星扎卡里亚为何安然避过滑铁卢?

中国人对法里德·扎卡里亚(FareedZakaria)的名字并不完全陌生。他作为C N N主持人曾经两次采访过温家宝总理。这位出生于印度的新闻界神童双栖于印刷媒体和电子媒体,是当代美国新闻界最为人熟悉的面孔之一。他作为专栏作家和外交事务专家也是蜚声世界,有“小李普曼”之称。今年8月11日,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总监陈婉莹教授在新浪微博发帖称:“【剽窃和新闻专业】知名《时代》周刊专栏作家、C N N时事节目主持FareedZakaria被揭发剽窃《纽约客》一段有关枪械管制的文字,公开道歉。《时代》和CN N马上宣布将其停职;《时代》停职一个月,C N N停职时限未知。”引发微博上众多国内新闻工作者的关注、转发和评论。

既为《时代》写专栏又在CN N主持节目的扎卡里亚在《时代》上刊登一篇文章,谈论7月20日科罗拉多州《蝙蝠侠》美国首映礼枪击案造成惨重伤亡之后的枪械管理问题,文章的简版作为博文发表在CN N网站上。然而,扎卡里亚专栏的某些部分被发现与《纽约客》一期同主题文章类似。

存疑的段落主要涉及对美国枪械控制的历史事件和语境的描述,而并没有像《纽约时报》制造假新闻的杰森·布莱尔事件那么严重。但是当媒体网站拎出了《纽约客》的那篇报道、要求《时代》给个说法时,扎卡里亚发表声明,坦陈了自己的错误。而这不是他第一次被指责突破了美国新闻界的底线。《大西洋月刊》的全国事务记者杰弗里·戈德伯格2009年称,当时供职于《新闻周刊》的扎卡里亚为一期关于伊朗的封面故事而偷走了他的一段引语。

8月16日,在复查过他的研究笔记和多年写的时评之后,《时代》和C N N重新启用了扎卡里亚。《时代》称该事件是“孤立的”和“非故意的”;CN N则说:“我们没有找到应该继续停职的任何理由。”

扎卡里亚1964年1月20日生于印度孟买的一个穆斯林家庭,其父拉菲克·扎卡里亚是印度国大党要人,其母法蒂玛·扎卡里亚曾任《印度星期日时报》主编。他在耶鲁大学获得文学士学位,其间任耶鲁政治联盟主席和《耶鲁政治月刊》总编辑,还是耶鲁富家子弟的秘密社团“卷轴和钥匙协会”成员和右翼党党员。1993年获哈佛大学政治科学博士学位,师从知名教授塞缪尔·亨廷顿和斯坦利·霍夫曼等。在指导了哈佛的一个关于美国外交政策的研究项目之后,28岁的扎卡里亚成为《外教》杂志的编辑主任。他任内将这份名刊从月刊改为双月刊。他还曾短期担任哥伦比亚大学兼职教授。2000年10月,他被提名为《新闻周刊国际》的主编和《新闻周刊》专栏作家。2010年8月,他转入《时代》任撰稿主编兼专栏作家。他还为《华盛顿邮报》两周写一篇专栏。

扎卡里亚也是美国电视新闻界和政经界青睐的红人,2002- 2007年兼任A B C新闻分析家,2005-2008年主持公共广播公司一个周播,2008年6月起主持的C N N周播节目《法里德·扎卡里亚G PS》聚焦国际议题,直达全球2亿个家庭。他还著有《从财富到力量:美国世界角色的非同寻常渊源》(1998)、《自由的未来》(2003)、《后美国世界》(2008)等书,后两本是《纽约时报》的畅销书,已被译成25种文字。他在国内外获奖无数。在政治立场上,扎卡里亚自认为是中间派,而他分别被不同的人称为“政治自由派”、“保守派”或“温和派”。《纽约杂志》2003年引用他的话说,他周围很多人预言他将会成为美国第一位穆斯林国务卿。基辛格曾说:扎卡里亚“有一流的头脑并喜欢与传统观念针锋相对地说事情”。《波士顿环球报》称,扎卡里亚“可能有比任何西方公共思想家更大的智力范围和洞察力”。但是在2011年,《新共和》的主编们将他列入“被高估的思想家”名单。

更有甚者,知名网站《赫芬顿邮报》在扎卡里亚刚刚停职时刊登调查性历史学家埃里克·朱斯(E ricZuesse)撰文指出,扎卡里亚这位贵族出生的印度裔政论家、“当代的李普曼”高居美国精英阶层,在美国新闻界和政经界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他的写作意味着全球资本主义的权力和金钱,因此他出问题是与这个体系的巨大需求有关。

朱斯在文章开头讽刺说,扎卡里亚被停职不仅是正义,而且是诗性的正义。它所合拍的是扎卡里亚这位贵族出身,并永远忠于贵族传统的印度裔政论家对他继承和帮助推进的全球经济明星制的贡献。扎卡里亚是美国最知名领袖外脑之一的对外关系委员会、戴维·洛克菲勒创办的三边委员会、国际政治金融寡头组织彼尔德堡集团和其他许多全球贵族组织的成员,由于他人脉如此广泛,因此他的写作比任何个人所能承担的要繁重。实际上他既不可能撰写那么多归于他名下的文章,也不可能对所有要写的东西加以研究。实际上,大多数顶级薪酬的媒体人,公众受骗去相信他们是亲自从事研究和写作的“撰稿人”。

朱斯写道,就像许多“写作”明星一样,扎卡里亚也有一个团队帮助他做研究,或许甚至为他写作,他在许多情况下与其说是作者,不如说是主编。但是他不能让公众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这就是“写作”领域明星制的运作方式,因为公众想当然地认为,这些写作领域的明星就是作者。这是一个对这些明星来说非常赚钱的体制,扎卡里亚的演讲费是75000美元,荷兰IN G集团、美林证券等许多大金融公司都邀请他演讲。所以他很忙,他不可能一个人包办一切。

朱斯的分析背景虽然过于宏大,但也不无道理。扎卡里亚只承认自己犯了错误,但是回避了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这个核心问题。而如果是剽窃,哪怕只是孤立的一起,那也难以自称是疏忽大意所致。而如果后来得知扎卡里亚只被停职了不到一周,朱斯这位善于挖掘负面历史的学者会对扎卡里亚和他所谓的“国际权贵资本主义”作怎样的进一步批判呢? 

2012-10-14发表于《南方都市报》专栏

推荐 5